ICD咨询邮箱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 科普园地 >> 趣闻故事 >> 正文

国宝大熊猫放归之路——卫星导航技术在野生动物保护中的应用(四)

来源:国际太空 发布时间:2013-10-29

2005年8月8日,戴着GPS定位项圈的大熊猫盛林一号走出笼子,被放归到都江堰龙溪虹口国家自然保护区。盛林一号是世界上第一只佩戴GPS定位项圈的野生大熊猫,它的放归标志着我国大熊猫研究工作从注重人工圈养到注重野外放归实验的开始。

这事还要从半个多月前说起。2005年7月16日凌晨,一只野生大熊猫无意中闯入都江堰闹市区,并爬上岷江边的一棵梧桐树上。在被获救后,保护区工作人员立即将这只野生大熊猫送往卧龙自然保护区治疗。动物专家估计,它是由于长大后被大熊猫妈妈赶出,寻找及建立自己领地的过程中误闯市区的。这只野生大熊猫是雌性,当时的年龄大约5岁,体重60多千克,患有炎症和轻度贫血,在保护区专家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大熊猫各项身体指标基本恢复正常。根据这只大熊猫的年龄和性别,动物专家认为它是非常好的实验对象,而且身体恢复程度符合国家规定的野外放归标准,于是决定启动大熊猫放归野外实验,并给这只顽皮的大熊猫取名为“盛林一号”。

放归后,为了让已受过惊吓的盛林一号尽快建立自己的巢域,同时避免人为的干扰导致获得的数据资料失去价值,工作人员每天都通过无线电和卫星定位系统对大熊猫的行踪进行跟踪,但并没有接近这只野生大熊猫。通过对盛林一号跟踪获得的数据,有助于科学家进一步了解和掌握大熊猫野外生活习性和活动规律,对加快我国实施人工圈养大熊猫野化放归的目标提供良好的借鉴和经验积累。

2005年10月,在盛林一号放归两个月后,一支由动物学家和当地林业保护人员组成的30多人的科考队对盛林一号的放归地——400平方千米的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展开调查。科考队在分析GPS项圈发回的数据的基础上,首次深入盛林一号的活动区域,在不影响它的正常活动下,对它的活动范围及活动规律进行深入的考察,从而获得野生大熊猫活动规律及范围等重要的基础数据。根据GPS项圈一年多来发回的跟踪数据和科考队的实地考察结果表明,大熊猫盛林一号在野外生活得很好,已经融入大熊猫种群,并有可能发生了交配。

  2006年4月28日,在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出生的圈养大熊猫祥祥,经过了近3年的野化训练,并且在2005年冬经历了邛崃山10年来最大的暴雪考验后,佩戴着GPS定位项圈从圈养场走了出去。它一路小跑,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卧龙自然保护区“五一棚”附近的山林中。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实验,世界上第一只经野化训练的圈养大熊猫祥祥进入了完全野化放归研究阶段,独自面对自然界的挑战。

  大熊猫祥祥的放归地点位于卧龙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距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10多千米。根据第三次全国野外大熊猫调查显示,这一地区有4只野生大熊猫。“地头蛇”会怎么对待祥祥这个“新人”?在野外,祥祥只有自己保护自己。研究人员通过祥祥佩戴的GPS定位项圈,并结合无线电信号跟踪监测祥祥活动状况,定期较近距离直接观察祥祥的行为和健康状况,对它栖息地选择、采食规律及种内种间交流等进行了进一步的放归研究。大半年过去了,祥祥的监测信号一直正常。

2006年12月13日,跟踪器显示大熊猫祥祥出现了突然性的长距离移动。研究人员推测祥祥活动异常,加强了监测工作,每天都尽最大努力去接近它。经过多次不懈努力,终于在12月22日发现了正在竹林中取食的祥祥,通过近距离观察,发现祥祥背部、后肢掌部等多处受伤。23日,救护小组和科研人员设法将受伤的祥祥麻醉,并冒险从雪地安全运回“五一棚”,对它进行治疗和护理。经过近一个星期的治疗,祥祥主要伤情恢复,精神、食欲也基本恢复正常。12月30日,大熊猫祥祥被再次放到“五一棚”白岩区域,它继续过着自食其力的独立生活。

2007年1月7日,祥祥佩戴的GPS项圈信号很微弱,不久信号消失,科研人员推测GPS项圈出现了问题。经过一个多月的搜寻,2月19日下午,搜寻人员终于在茫茫大雪覆盖下的“转经沟”雪地上发现了祥祥的尸体,GPS项圈已损坏。研究人员从祥祥的解剖结果推测,祥祥在第二次返回野外生活后,又与野生大熊猫发生过打斗,在慌忙逃逸过程中曾经从高处摔落,祥祥终因严重内外伤痛、惊恐、衰弱导致休克、死亡。

对于盛林一号和祥祥这两只大熊猫野化放归“一生一死”的结果,大熊猫研究专家分析认为,大熊猫在野外的生活习性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不是群居性动物。盛林一号熟悉野外生存规律,它很懂“规矩”,能够很快融入放归地大熊猫种群,生活乐逍遥;然而,圈养大熊猫祥祥因为“不懂事”,侵犯了别的大熊猫领地,最终没能生存下来。

“只有回归野外,大熊猫才能摆脱濒危境地。”大熊猫野化放归之路不会因挫折而终止。在祥祥意外死亡5年之后,淘淘成为第二只野化放归的圈养大熊猫。

研究人员汲取了大熊猫盛林一号和祥祥野化放归的经验及教训,对淘淘采取了半野外产仔和一出生就开始野化训练的新方法。淘淘从2010年出生后就跟妈妈草草一起在野化培训圈内生活,研究人员在卧龙自然保护区的山上为草草和淘淘准备了3个野化培训圈,分别对应3个野化阶段,培训圈的面积越来越大,海拔也越来越高,越来越接近野生大熊猫的生存环境。在26个月的野化培训过程中,淘淘没见过人,比一般圈养的大熊猫更具警惕性和活力,能识别天敌和伴生动物,基本具备觅食、空间利用和栖息地选择等野外生存能力,。

2012年10月11日,大熊猫淘淘从四川卧龙启程,前往放归地雅安石棉县栗子坪自然保护区。放归之前,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给淘淘体内注入了液体芯片,并戴上了GPS项圈,意味着淘淘拥有了全世界唯一的身份证。淘淘的GPS项圈有65厘米长,项圈必须有一定的宽松度,不能影响淘淘的呼吸、活动和生长发育,同时又不能掉下来。给淘淘佩戴的项圈重500克,而当时淘淘的体重是40千克,项圈相当于体重的80分之一,这是目前大熊猫戴过的最小的GPS项圈。在GPS项圈上有个自动脱落装置,几个月之后这个项圈会自动脱落,从而不影响淘淘的生长发育。

  在淘淘野化放归后不久,研究工作组根据GPS项圈发回的数据进行不定期的实地跟踪监测。到2013年5月,大熊猫淘淘已回归大自然7个月,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向媒体公布,淘淘已能适应野外生存,可以和野生大熊猫正常接触交流。

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圈养大熊猫沿着淘淘的足迹前进,回归自然家园。中国保护大熊猫的目标不仅是要让圈养大熊猫放归自然,存活下来,而且还能够建立自己稳定的巢域,逐渐融入野生大熊猫的核心社会,并最终繁育后代。总之,就是要实现大熊猫个体放归、种群放归、繁殖野生种群。(徐菁 国际太空)

 

佩戴定位项圈的盛林一号放回野外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政府网站独家稿件说明:本作品(文字、图片、图标、PPT、PDF及音视频)仅供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政府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